抗战军人之魂—梅花上将张自忠纪念网 » Blog Archive » 张廉云谈父张自忠“良心”:英雄纪念生根在民间

当前位置: 梅花上将张自忠 民间纪念站 > 纪念专辑 > 文章正文

张廉云谈父张自忠“良心”:英雄纪念生根在民间

Admin发表于 2013-04-13 11:37 | 阅读

人们都说他视死如归,以求得到良心的安慰。

这位被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赞誉的“一个有良心的将军”,就是中国抗日名将张自忠。在中国国内,关于张自忠将军的彪炳战功以及节操品质的歌泣文章早已洋洋大观、传布遐迩。

建于宜昌的张自忠将军公祭纪念碑上有叙说其生平的简洁碑文:张自忠,字荩忱,一八九一年出生于山东临清。一九三三年任三十八师师长,率部痛击日寇于长城喜峰口。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后任五十九军军长、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授上将衔。驰骋抗日沙场,历经台儿庄会战、徐州突围、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屡挫敌锋,威震寇胆。一九四〇年五月,侵华日军发动“宜昌作战”,将军为保卫三峡咽喉重镇宜昌,旄居一线,以弱拒强,于五月十六日壮烈殉国于宜城十里长山。是为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为国捐躯之最高将领。

张自忠将军牺牲的时候,他的女儿张廉云年方十七。当记者拜访她时,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庆典热潮已过,这位耄耋老人又恢复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张廉云谈到父亲生前的“良心”,谈到父亲身后令其铭感肺腑的民间热忱。父亲在其戎马倥偬的生涯中常说:“要凭良心,凭我的良心,求得良心的安慰。”张廉云说,在山东老家,“对得起良心”是表明心迹、分量很重的常用语。她相信,抗战的胜利,能令父亲在九泉之下真正得到良心的安慰了。

这位在最后时刻仍念念不忘“对国家、对民族,良心都平安”的将军,在其殉国之后,人们也以衷心抱以无尽的怀念。

据张廉云的讲述,一九四0年五月十六日,其父在宜城七里长山前线以身殉国后,灵榇由快活铺经荆门、当阳,在宜昌停灵三日,后转由民风号轮船送往重庆。

当年王陆一先生有段关于张自忠灵榇在宜昌的记述令张廉云记忆深刻:“张自忠将军忠榇之过宜昌也,军中未即公布而民间已有所闻,不期集于东山寺者逾十万人。入夜,万火荧荧、衔哀野祭,山头路角,终夜闻悲叹声。几多老母夜起手制面食,曰:我为张将军作北方饭也。凌晨移榇上船,由东山寺直至江边,千家万户争于街头设祭。花香酒果,低头虔拜,望行列且近,手燃爆竹,目注灵舆若有无穷之哀思,欲尽情倾诉者,祭桌上盛陈珍贵品物者,其意恨不尽献所有于此民族英雄也。沿途人山人海,悲壮恳切之情,使送灵者垂泪而过,莫能仰视……”

张廉云说,几十年来每次捧读该文,自己都情难自禁。她为宜昌民众忠诚爱国、不畏强暴的精神感动。

而据宜昌市原档案局局长孙维玉撰文回忆:当五月二十三日凌晨,十万市民护送将军灵柩到码头时,日本空军在宜昌上空盘旋,地方防空警报鸣笛三次。但民众置若罔闻,无一人退祭。王陆一的《宜昌哀挽行》则记载了当时“十万人缀队以行,庄严沉毅,整肃无比,视敌机盘旋蔑如也。”的情形。

当运灵柩的船溯江而上,沿途经过鄂川各县时,人们自发在码头肃立迎送,此其给英雄的最高礼遇。

逾半个世纪后,民间自发的缅怀之情仍未冷却。自一九八0年迄今,张廉云曾十二次回到宜城,每次都能感到强烈的心灵震撼。

在一九九一年张自忠百年诞辰之际,宜城曾为其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据张廉云回忆,纪念大会当天,从招待会所大会会场到纪念馆,不仅街道两旁,连屋顶都挤满了人。从拄杖老者到怀抱的乳儿,在五月的骄阳下,一直站着、等着一个多小时。

这些年间,许多与张自忠将军素昧平生的人士给予了张廉云很大的帮助和宽慰。其中,原襄樊市政协主席胡久明主持了张自忠百年诞辰的策划和执行。原宜城政协副主席王孔庚等友人,主编了《怀念张自忠将军》一书。这是新中国第一本关于张自忠的史料专辑,这在政治气候“乍暖还寒”的一九八五年,能对一位国民党抗战将领做此客观评价并不容易。

张廉云说,自己一直把宜城视为自己的故乡,旅途中常有人问起,去宜城办事还是探亲时,张廉云都会说:“回老家。”

每每触及民众对父亲的真情,张廉云都感激不已。她不止一次想到,这种纪念,早已超过了个人,他们是通过对先烈的悼念,告诉人们勿忘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饱受创伤的历史,勿忘所有为抵御外侮而献身的仁人志士,勿忘八年抗战期间中逝去的两千多万中国同胞。

今年,在民间和当地政府的吁请下,湖北宜城的张自忠纪念馆成为中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该馆自一九九一年五月开馆以来,接受过络绎不绝的大陆和台湾参访民众。一九九五年,一个六十三人组成的台湾旅游团来到中国大陆首选观光点即张自忠纪念馆,该团领队参观后表示:无论是大陆同胞还是台湾同胞,都是华夏子孙。当年张将军血洒疆场,就是为了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只要爱国家、爱民族,就不要分这边、那边,都是一个民族,一个中国。

在中国其他城市,如重庆市北碚梅花山,有中国首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之一的张自忠烈士陵园。在故乡山东临清,建有将军的故里碑亭。在北京、天津、上海、武汉等地,也有以张自忠命名的城市道路。

张廉云说,谈起对英雄的纪念,除了官方的典礼,也应珍视来自民间的纪念。后者更需在新时代加以爱护、培植和传续。

最后,张廉云特别对记者讲述了张将军后人的详细情况。因为此前有人自称是将军的所谓“遗孤”,造成不良影响。据张廉云讲,她只有两个哥哥(廉珍和廉静,现均已去世),和七个侄子(庆宜、庆安、庆隆、纪祖、庆范、庆成和庆新)。

中新社记者 沈嘉

公告

    本站系非商业性质的网站,站内独家史料获原作者、家属后人或相关档案馆、单位的正式授权。
    本站所有资料、原创作品未经事前许可、谢绝任何形式的擅自转发及盗用。如有必要,请使用留言系统或邮件与本站联系。
    对一切剽窃盗用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感谢您的理解与合作。




返回首页 | 关于网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