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军人之魂—梅花上将张自忠纪念网 » Blog Archive » 宜昌哀挽行/王陆一

当前位置: 梅花上将张自忠 民间纪念站 > 同悼国殇 > 文章正文

宜昌哀挽行/王陆一

Admin发表于 2013-04-11 23:30 | 阅读

      张自忠将军忠榇之过宜昌也,军中未即公布而民间已有所闻,不期集于东山寺者逾十万人。入夜,万火荧荧,衔哀野祭,山头路角,终夜闻悲叹声。几多老母夜起手制面食,曰:我为张将军作北方饭也。凌晨移榇上船,由东山寺直至江边,千家万户争于街头设祭。花香酒果,低头虔拜,望行列且近,手燃爆竹,目注灵舆,若有无穷之哀思,欲尽情倾诉者,祭桌上有盛陈珍贵品物者,其意恨不尽献所有于此民族英雄也。沿途人山人海,悲壮恳切之情,使送灵者垂泪而过,莫能仰视。其时警报呜呜,敌机已凌空,而送者无一人退祭,无一人去也。前导军乐激楚,覆棺之国旗愈显光丽。十万人缀队以行,发于自然之情而不能已,庄严沉毅,初无指挥而整肃无比,视敌机盘旋蔑如也。灵榇上船,素方兆徐展,岸上人犹是心送将军欲溯江俱远耳。敬为诗纪之:
哀笳夜半随清征,东山寺外天如死。
万潮奔动祭将军,战地怒腾江汉水。
自忠将军身百战,祗今倭虏魂犹颤。
民族威名震两间,年年春垒台庄畔。
去年鄂北复乘胜,却控襄阳镇南郡。
群山万壑凛风声,千营课学如行阵。
提兵冬季严攻势,东向驱除先此试。
眼看部曲折残多,行行早决偕亡志。
元戎况是深相许,独斥喧兀豕付军旅。
由来感激定酬知,国家多难蝥弧始。
宜城追敌殒前方,能使倭骑拜阵亡。
死作军神生上将,几见都戎中步枪。
军民私说泪纷纷,裹革孤归痛所闻。
都向灵舆遮路祭,万千纸帛一时焚。
邻家老母伤心极,欲奠东山无气力。
悲凉夜起作肴蒸,说与将军作朝食。
短衣黄发尽低头,曲曲精诚自露流。
夹道香花萦爆竹,苍烟人泪是宜州。
斯时警笛横空恶,寻声正见猫头鹗。
为毛为血或尘沙,从汝盘旋谁复觉。
军鼓铜铙大队行,江船沉默上铭旌。
人心都为将军起,残虏当前未足平。

本文作者王陆一(1896—1943),陕西三原人,年轻时入西北大学法科学习,参加了反袁斗争,曾入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习政治经济学。1930年任安徽大学文学院院长。1935年当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兼任民众训练部副部长。1938年春,专任军事委员会战区军风纪第二巡察团委员,派驻宜昌。本文作者写于1940年下半年,刊载在1948年张上将自忠传记编纂委员会编印的《张上将自忠纪念集》上。

公告

    本站系非商业性质的网站,站内独家史料获原作者、家属后人或相关档案馆、单位的正式授权。
    本站所有资料、原创作品未经事前许可、谢绝任何形式的擅自转发及盗用。如有必要,请使用留言系统或邮件与本站联系。
    对一切剽窃盗用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感谢您的理解与合作。




返回首页 | 关于网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