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军人之魂—梅花上将张自忠纪念网 » Blog Archive » 记张自忠将军/剑心

当前位置: 梅花上将张自忠 民间纪念站 > 徐州会战 > 文章正文

记张自忠将军/剑心

Webmaster发表于 2013-03-26 15:56 | 阅读

  由那哨兵的道导,便在一所民房里会到了第×××军①军长张自忠将军。他紧紧的捏着我的手,表示无限的愉快,脸上也透露出半年来从没有的笑容。
  “捷报传来,使我们无限的兴奋,为了祖国,为了民族,这一次以血来洗刷过去的耻辱,获得了空前的大捷,把最标悍的板垣师团打击一个粉碎,造成光荣的一页抗战史绩,全国的同胞,都是无限的兴奋和更增进了抗战必胜之自信心,我们仅代表全体同业和读者,向将军致敬”
  “那里,不敢当,保卫国家,是我们的天职,谈不到那些。”
  我们坐下来之后,副军长李文田先生也来了,于是我们就畅谈着这一次作战的经过。
  “在没有将详细作战的经过说明之前,我先将我们计划来说一下”。张将军兴奋地说着。同时他们身子,走到南面墙壁旁边,指着军用地图,我们也跟着走过去,眼睛跟着他的手左右移动着,使我回忆起中学时代上讲堂时候的情景。敌人的主力部队是相公庄一带,我们庞炳勋军团的阵地是在沂河×岸×××××一带,×××军①的阵地是在××××××××和××等处。我们计划是定14日的拂晓下总攻击,由庞部向相公庄进击的我们的××师②强渡沂河后,即迂迥向相公庄压迫,以图将相公庄敌人的主力部队,予以歼灭,×××师③便在强渡沂河之后,迂迥北抄,以断敌人的增援部队。这时候敌人的主力军,大概有5000人模样,我们想一下可给他们—个打击,然后聚而歼之。”
  “也许是敌人的聪明,他们在13日下午2时,先下手为强,突然的由余村(离临沂12里)方面向庞军进攻。你们在临沂听到的炮声,便是敌人打的”。他向我们看了一眼之后,便接着说:“要是敌人的炮口向县城射击,那你们都完了。”
  “真的,我们都完了。”我们笑着回答。
  “敌人先用大炮滥轰,接着他们的步兵,便在大炮掩护下,向庞部猛攻。这时候,庞部便将计就计,节节后退,在黑夜的时候,离开城垣只有4里了。到了14日早晨3时,我们每一个单位,都迅速地发动,向敌人进攻。”
  “庞军方面,先向敌人的进攻部队,加以猛烈反攻,我们××师④便内×××等处强渡,这时敌人已在沂河东岸,严加戒备,我们的便衣队偷渡后,就向敌人的戒备队进攻,同时我们正规军强渡后,即占领徐家、太平、小太平等处,旋即向停子头进攻。敌人在停子头里,占据着碉堡顽强抵抗,经我们奋勇进攻,即占领该村,可是残敌仍紧守碉堡不退。达时×××师⑤由朱家栅船流等处强渡沂河后,即向张家屯解家屯等村寨进攻,加即占领,同时×××师⑥的小部队,亦已占领石家屯高地。那时候,敌我差不多都在各村寨中混战。
  “我们各路得势后,敌以后路被强切断,便放弃南犯计划,将大部队抽调北援,并以坦克车,装甲车在炮火掩护之下,向我们大太平河岭等处猛攻,同时飞机也出动,向我们阵地狂炸。敌人的武器,虽然精锐,可是我们的部队,在国仇家仇之下,都咬紧着牙齿和他们死拼,在伟大的坚强的民族意识和热情沸涨高燃着抗日怒焰之下,他们的武力也和我们平衡了。
  “这样的血战了一昼夜,为了达到我们歼灭的任务,便将敌人大部引到沂河西岸,使他们向我们的进攻,我们可以逸待劳,杀他们一个痛快”。说到这里,他笑了一笑,便又接着说:“他们虽然有最新式的利器,准备向我们大屠杀,可是攻进了我们的村庄之后,我们立刻又猛烈反攻,和他们作一次白刃战,这时候,坦克车,装甲车,飞机,都失掉了效用,而有许多的敌人的利器,便造成我们的战利品”。他说到这里,更兴奋了,狂笑一阵之后,又说,“我们前线上的弟兄,多数已经使上了敌人的自动步枪,和穿上了黄呢的大衣了。”
  在15日的那天,敌人在莒县方面,又运来2000多增援部队,他们在汤头南边下车后,便立刻急行沂河西岸,向我茶叶山进攻。茶叶山是沂河西岸的唯一高地,为兵家必争之地。我们在那里,早配备了雄厚的兵力,他们数度的攻击,只是多死几个人而已。曾经有一次,敌机12架,向我们的茶叶山狂炸,我们的阵地,全部被毁,敌人便在大炮掩护之下,用坦克车装甲车向我们冲锋,这样血战了一天,终究被他们占领了。茶叶山如果被他们占领,那末,我们沂河西岸,将无立足之地,于是我们在生力军增加之后,便乘他们立足未定,加以猛烈攻击,肉搏多时,茶叶山失而复得。敌人在茶叶山碰壁之后,便想包围茶叶山,而制我们的死命,便猛烈向茶叶山附近的几个重要村寨进攻。
  “他们也抱必死决心,倾师进攻茶叶山附近的崖头,刘家湖二处,我们的阵地被炸毁后,即被敌人占领。可是不一会儿,我们增援部队到后,便立刻奋力反攻,和他们肉搏,刘家湖失而复得者四次,崖头失而复得者三次,在那里,真是杀得‘尸积如山,血流如渠’,有一次刘家湖失陷,敌人以为我们决不能反攻了,便在那里设了炮兵阵地,不料他们喘息方定,我们又在此猛烈反攻,肉搏一小时之久,立刻又克复了原有阵地,敌仓忙逃去,所有一连炮兵,几乎全部被杀,他们4门七生五的大炮,只运走了1门,其他3门便被我们夺获。进攻的部队中,有一连长,原是炮科出身,便立刻将炮位调整,向敌溃退部队猛轰,敌人遂全部被断送在炮火之下。
  这一次居然得到他们3门大炮,这真是开抗战以来的新纪录,也是我们胜利前好转的现象”我不禁向张氏道贺,庆祝他们伟大的胜利。
  张氏笑了一阵,又接着说:“敌人军经过数昼夜的血战,死亡殆尽,于是一面向我们刘家湖佯攻,一面便向沂河的东岸溃逃,我们现在方在乘胜追击中,大致敌人力量,也都完了,所谓板垣师团的实力,也不过如是而已”。
  我们都纵声大笑着。
  “在抗战的过程中”。李文田将军带笑着说:“如果我们要和敌人阵地战,那末,必定要吃到一个大亏。受到了血的教训之后,我们在军事上已经有很大的进展。这一次我们可以说是:将主力战、运动战、游击战,配合起来,才获得了这一个胜利。同时最使我们兴奋的,便是所杀的完全是日本人,没有一个伪满部队和匪军。”
  “庞军团方面,这一次也有极好的成绩表现,要不是庞军的向北猛进,我们前后夹攻,也决不会有这么好的成绩。更其是庞军的第四连连长郭清顺于15日进攻傅家屯时,他的腹部中了好几颗子弹,他的部下,便劝他回到后方去,他说:“我这伤决计是医不好了,我愿意在我未死之前,亲眼看见我们忠勇的弟兄,占领傅家屯,那我在九泉之下,死也暝目了。”这一连士兵,便在他们的长官没有断气之前,一鼓作气的占领了傅家屯,这真是感天地而泣鬼神,使我们无限的敬仰与悲悼,痛惜这一位忠勇的将领。”
  我们正闻读[谈]着,突然一个勤务兵进来,作重要报告。
  勤务兵退出之后,静默了半响,方由李氏发言。
  “咳!这惨!”他叹着说:“这一次我们牺牲得可以说够得上‘壮烈’二字,一共伤亡人数,大致有四五千人,一方面果然是弟兄们勇敢,誓死如归,一方面也是弟兄抱着‘打死1个,够本,打死2个,赚钱’的观念,以血肉去和坦克车机关枪相拼,所以牺牲也格外的利害些”。
  正叹息着,敌人的飞机,又在我们的头上,嗡嗡作声。接着便听见磅礴的几声。
  “一个炸弹落到我们的头上,这样我们也可以说是为国牺牲了,同时也可以和亲爱的弟兄们会面了”。张氏哽咽着说。因为他过去受到了刺激太深,所以到现在还是那么悲观。
  “请为国珍重吧!这一次伟大的胜利,一定有良好的影响,同时你的身体刚在复原,(张氏前几天在军次患病)更不应该抱悲观了。”我不禁对张氏抱着无限的同情。
  这时候,室内的空气,显出紧张与肃穆。我为调和空气起见,接着又向张氏问道:“敌军人在这一次牺牲多少?”
  “大致和我们相等吧!至少的限度,他们伤亡人数也在4000以上,同时敌旅团长,亦已经阵亡,这是一个俘虏说的。同时我们俘获的,除了3门大炮之外,还有坦克车2辆、装甲车1辆,机关枪数十挺,自动步枪几十枝,其他战利品不计其数”。张氏答着。
  那天下午,在解除警报之后,我带了一些战利品(四面日本慰劳旗和一个慰问袋)满怀兴奋地又回到临沂城里。
  

公告

    本站系非商业性质的网站,站内独家史料获原作者、家属后人或相关档案馆、单位的正式授权。
    本站所有资料、原创作品未经事前许可、谢绝任何形式的擅自转发及盗用。如有必要,请使用留言系统或邮件与本站联系。
    对一切剽窃盗用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感谢您的理解与合作。




返回首页 | 关于网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