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军人之魂—梅花上将张自忠纪念网 » Blog Archive » 张自忠将军在赤土坡

当前位置: 梅花上将张自忠 民间纪念站 > 转战千里 > 文章正文

张自忠将军在赤土坡

Webmaster发表于 2013-03-26 15:34 | 阅读

在距宜城县城南约十公里,襄沙公路西侧三里处有一个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庄。村西,蛮河象一条玉带绕村而过,其余三面环岗,整个村于似坐在一把圈椅里。岗边还有一座大土冢。登冢远眺:东是广袤的汉水平原,西为重峦迭嶂的荆山余脉,村中绿树掩映,村外交通方便,是一个进可攻、驻能守、撤易退的屯兵之地。这,就是宜城县郑集乡的赤土坡村。
一九三九年三月,为防日寇进犯鄂北,著名的抗日民族英雄张自忠将军曾率领三十三集团军总部驻扎该村,历时将近一年。此事距今虽已四十多年了,但将军当年深入民间,体察乡情、访贫济苦、慈幼敬老的佳话至今仍被人们众口传诵。

“人人都要尊敬老人”
总部刚在赤土坡驻定,张总就派人挨家挨户,不分男女,不计贫富,对赤土坡和邻村的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逐个进行登记。当时,这些老人不知道登记的用意是什么,心里感到害怕。不料几天后,这五十多位老人都收到了张总派人送来的礼品。家境好的,收到的是绸缎和糕点;家境穷的收到的是两匹大布和两包糕点,另有二十块钱。当时,有的老人激动地来向张总致谢。张总谦恭的说:“人人都要尊敬老人,这区区薄礼,略表敬意!”
过了一段时间,他在与乡绅王殿臣、王殿武、李子惠等人的闲谈中,得知某月某日是王殿臣老母的寿诞日,便暗暗记下了这一日期。到了那天,王家宾客盈门,王殿臣正在忙里忙外,忽见总司令的副官抬着一块上写“祝贺张氏太太八十寿辰”的匣额送来了,并亲自给挂在堂屋正中,顿时满屋生辉,宾客交口赞叹,张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之后,她见到张将军,乐哈哈池说:“您是个大官,还为我这个乡间老婆子送寿匾,我算遇到福星了。”张将军笑笑说:“您老人家八十高龄,我送块匾祝贺,愿您健康长寿。”张老太太听后,高兴地说:“好,好,托您的福,多活几年!”
后来,张将军还为几位古稀老人的诞辰送了祝寿愿。老人们逢人就说:“要都象总司令那样尊敬老人,我们就有活头了。”

“赡养老人是咱们的义务和美德”
一天,张将军带着几个护兵信步村外,不觉来到一口堰塘边,正立步沉思时,突然发现对面有位老人掉进了堰塘里,急令护兵去救。少顷,张将军也来到老人身边。老人象见到了救星似地哭述着自己的不幸……
原来,这个老人是村民李正义的母亲,因家境贫困,儿女不孝,常常不给饭吃,还骂她是“老不死的”。老人受不了这份气,便生轻生之念。张将军听说后,即令护兵把李正义找来,严厉地批评说:“羊有跪乳之恩,鸟有反哺之义,人有养育之情。你虐待老母,天理不容,关你几天禁闭,以示惩戒。”李听后,眼泪汪汪地跪地求饶,连说:“今后再不敢了。”张将军见李痛哭流涕,似有悔改之意,方缓口说:“赡养老人是咱们的义务和美德,岂有逼母自杀之理!”李连连称是。张将军方才叫他搀扶母亲回家。从此,不仅李家没再发生虐待老人的事,全村百十户人家也都是老少和睦,互尊互爱。

“孩子是咱们的希望”
张将军一有空暇,总爱到野外漫步。有一天,他和副官走到村中,发现一家门口坐着个岁把多的男孩。这小孩见了大人,就朝他们摇手微笑,样子十分可爱。张将军觉得好玩,便来到他身边,见这小孩坐在地上,浑身上下尽是灰,心疼地说:“这孩子弄得这样脏,大人咋不管呢?”说话问,孩子的母亲从屋里走出来了,一问,才晓得孩子的父亲不幸去世,孤儿寡母没劳力,生活十分拮据。张将军忙叫副官回去拿来芦席给孩子垫上。孩子的母亲连连道谢。张将军说:“孩子是咱们的希望,将来还得靠他们,咱们有责任养育好下一代呀。”为了使这孤儿寡母凄苦贫困的生活有转机,张将军还多次派人给这孩子的家送去粮食。

“帮他家割麦插秧去”
张将军驻节赤土坡村不久,就把全村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甚至哪块田是哪户老乡的他都晓得,哪家有了困难他都给予帮助。麦收的—天,他和护兵象往日一样来到村外,发现有块田的麦子无人割,经了解,方知是王开勤家里的,因王家都在害病,没有人手干活。这五黄六月没人种田,秋后吃什么呢?张将军即令护兵给特务连传话:“王老乡全家生病,快帮他家割麦插秧去。”连长奉令后立即率部前往,不到两天时间,全部活路都被忙乎得停停当当。王开勤还得到张将军的资助,全家很快医好了病。
一日早晨,住在村南的手丨枪连在下操回村途中,见王开银一家四人割偌大一块麦子,李连长忙走过来说:“王老乡,这大一块麦子,你们啥时才割得完?快回去找镰刀来,我们帮你割。”言罢,未等把镰刀找来,一连人就下了田,有的拿起主人的镰刀割,有的拔,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就“割”完了。割完后,他们各自解下绑腿,一人捆一捆,象玩龙灯似的背进了村子。王开银感叹地说:“有啥样的将,就有啥样的兵啊!”

“你给买、、条牛送去”
耕牛是个宝,农民少不了,哪家农户都把牛当成宝贝疙瘩。可是,正在整田插秧使唤牛的节骨眼上,周家的老黄牛病死了,全家人如同塌了天,哭得一团糟。这事很快被张将军知道了。他对马副官说:“周老乡家的牛死了,全家人急得哭,你给买、、头牛送去吧。”马副官遵照总司令的盼咐,很快买、、了一头大黄犍送去了。老周接到牛后激动得不知说啥好。后来他见到张将军要下跪磕头,张将军忙拉住他说:“老乡,一人有难大家帮,你家遭不幸,咱们岂能袖手旁观!”

“一早一晚让老乡挑”
张将军爱在东方熹微时,迎着晨风,漫步村外,展肢舒臂,活动筋骨。一天早晨,他刚出门,就听到一阵噪吵声,便循声而去,发现部队的伙夫和村民在为从井里汲水一事而争吵。张将军见状,忙对伙夫说:“咱们部队怎能和百性争挑水?”伙夫为难地说:“总司令,全村就这么一口井,此时若不挑水,要影响部队正常活动呀!”百姓们也七嘴八舌地说:“春争日,夏争时,我们不利用一早一晚挑水,白天就会影响农活啊!”张将军听罢,剑眉稍蹙,然后挥了挥手说:“这样吧,部队用水夜里挑,一早一晚留给老乡挑,勉得互相耽搁。”

“你们怎么不做小生意呢”
张将军平时十分注意询问百姓的疾苦,帮助他们解决困难。有一天,他在村头散步,见一群老太婆围坐在一起谈家常,使走了过去。她们见总司令来了,都站起来迎候。张将军忙和她们一起在地上坐下来,说:“咱们这些部队住在这里,经常打扰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众说:“哪里话,你们为打日本鬼子,来到这个穷地方,倒是让你们受苦了。”言谈间,张将军还细心地询问她们的生活情况。当了解到时值青黄不接,百姓生活困难时,张将军关切地问:“现在农活不忙,你们怎么不做小生意呢?做做小生意,手头也宽活点呀!”张将军的问话,使得众人低头不语。经张将军反复询问,有个老太婆才叹了口气说:“总司令,不满你说,不是我们不想做,您看我们吃了上顿愁下顿,哪还有钱?……”张将军听后沉思了一下,尔后掏出笔记本,从中撕下一页纸,摊在膝上,边写边说:“你们拿着我写的这张纸,到副官处去找马副官,他会帮助你们想办法的。”副官马孝堂接到总司令的手信后,立即帮她们借了钱。不久,村民们有的摆出了香烟摊、瓜果摊,有的办起了零食店,还有的外出打贩挑……
穷苦百姓生活无着时,得到了将军的资助,做起了小生意,顺利地渡过了春荒。

“这三挑红薯咱买了”
有一次,农民王开银等三人从外地买了三挑红薯在村里卖,从早晨到晌午也没卖出几斤。正在焦急为难时,张将军路过关心地问道:“老乡,生意好么?”王开银摇了摇头说:“总司令,不瞒您说,我们原指望贩点红薯嫌几个钱,换点粮食好糊口,哪晓得这么不好卖。”张将军“噢”了一声,就饶有兴趣地凑过来问价钱。王答后,张总笑着说:“这三挑红薯咱买了。”说罢就掏出一迭钞票递给他们,并请他们送到三十八师师部。张将军买了这三挑红薯,既成全了卖红薯的农民,又为士兵送去了礼物。

“轻的让重的,是应该的嘛”
蛮河岸边有一块方圆约两百米的柳树林,由于傍河而生,长得枝繁叶茂,幽静凉爽,是个憩息的好地方,张将军总爱在这里找人谈话或开会。从村子到这里要过一个河汊的独木桥。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在柳树林里办完事后回村,刚走到桥头,发现村里做小生意的王大成挑着担子从对面也要过桥。护兵见状,刚喊了一声“喂”,就被张将军制止了。张将军示意等一下,让王先过。王正准备走上桥头,猛地发现总司令在桥那边等自己,连忙说:“总司令,您重任在身,先过来吧,我早一点晚一点不要紧”,说着就要放下担子。张将军笑着说:“老乡,轻的让重的,是应该的嘛,还是你先过来吧!”王见总司令执意让自己,只好先过了桥。

“就算是我田仍的剃头费”
有一位家住雅口姓秦的理发匠,常来赤土坡做手艺。
张将军知道他家穷,就有意接济他。一天,他把剃头挑子摆在村里,恰遇张将军经过,秦师傅便热情地招呼:“总司令,您出来了!”张将军也笑容满面地说:“给我刮个脸好吗?”秦忙说:“行,只要您不嫌弃!”张将军坐下后用手捻着右下颌黑痣上长的几根长须,风趣地说:“不要紧,只要不把我这几根毛刮掉就行了。”秦接口道:“您放心,不会的。”
刮过脸后,张将军站起来,掏出一张五元的钞票递给秦师傅,秦连连推让,旁边的随从说:“老乡,总司令给你钱就接到。”秦师傅说:“这么多,找不开呀。”张将军挥了挥手说:“不用找了,今后还要麻烦你的,就算是我预付的剃头费吧!”说完转身走了。

“客人理当请上坐”
张将军屯兵宜城,副总司令冯治安也在赤土坡住过一些日子。有一段时间,冯的腰部长了一个疮疽,疼痛难熬,坐卧不宁,久治不愈。后来,当地百姓知道后,向张将军推荐了一个人称“邱二先生”的民间疮医。邱被接到赤土坡后,为其精细配药,精心治疗,使其日见好转。一天,张将军设宴招待,入席时,请邱上坐。邱却要张将军上坐。张将军笑对邱说:“您是咱请来的客人,客人理当请上坐嘛。”席间,张将军高兴地夸他妙手回春,治好了冯将军的腰疽,还亲自为邱把盏,频频送菜。邱忙谦逊地说:“将军乃卫国卫民之师,我能为冯将军治病,实乃三生有幸,岂不尽心尽力而为之。”张将军听后高兴得哈哈大笑,忙叫副官付邱医资,邱再三推谢,张将军说:“看病给钱,这是应该的嘛,岂有不收费之理。”邱听张将军如此说,只好收下了医资。

“别声张,免得影响老乡忙活”
张将军驻节赤土坡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处处事事都为老乡着想:天旱时,为老乡买水车;农忙时,为老乡割麦插秧;有难时,为老乡排忧解难;甚至连看电影也要把最好的位置留给老乡坐;……张将军爱民如主,老乡也把他当成大恩人,军民关系非常融洽。
不久,日寇进犯中原,前方战事吃紧。为了阻击敌寇,张将军要率部离开赤土坡了。临走的先天晚上,他找到王殿臣、王殿武和李子惠说:“由于局势变化,我们明天要走,这事你们晓得就行了,别声张,免得影响老乡忙活。”王、李听说张将军要走,知道挽留不住,但想到总司令和部队待百姓的许多好处,怕不说以后落埋怨,就在背地里露了口风。村民们听说张总司令要走,就备了很多礼物,第二天一大早全村男女老少都到村口欢送。谁知等了半天不见动静,正准备派人去问究竟,王殿臣等人从河边回来了,说:“你们还等啥,天没亮总司令就悄悄从李家后门出去(张将军当时住在李子惠家),到河里坐船走了。”大伙一听,连忙涌向蛮河边,见船已开了很远。走在前头的王开银说:“放鞭,快放鞭,让我们用鞭炮声来送总司令吧!”

蒋敬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宜城县第一、二届委员会委员、县市政公司离休干部;
刘学仁:县医药公司离体干部;
陈积元:县政协办公室干部;
李金发:龙头乡文化站干部。
本文是作者根据赤土坡村的王大成(8l岁)、王洪良(75岁)、王开银(73岁)、王开华(70岁)等老人的口述整理而成。一九八五年五月十日

关键字:

公告

    本站系非商业性质的网站,站内独家史料获原作者、家属后人或相关档案馆、单位的正式授权。
    本站所有资料、原创作品未经事前许可、谢绝任何形式的擅自转发及盗用。如有必要,请使用留言系统或邮件与本站联系。
    对一切剽窃盗用行为,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之权利。感谢您的理解与合作。




返回首页 | 关于网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站点 |